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皇家德州

时间:2019-12-10 04:28:54 作者:新锦海国际 浏览量:87918

皇家德州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见图

皇家德州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皇家德州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1.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4.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皇家德州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水果老虎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雷锋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龙8国际pt老虎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必下德州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

任天堂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宣布,今年年底,他将卸任英国福音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总干事一职。

目前,克利福德还没有宣布在离开福音联盟之后的既有人生计划。但他表示,他对能为该组织服务感到“一分荣誉及光荣”。据悉,2009年,克利福德开始就任福音联盟总干事。

他还承认,过去的十年“并非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时代”,但福音联盟已经“更有力、更坚定地致力于为全英国属上帝的教会服务。”

在福音联盟工作期间,克利福德先生见证了团结英国各福音派教会在事工上的努力,同时他也在英国不同民族间建立起联系和理解,好让他们表达福音派基督教。

这些工作包括有:2010年福音联盟南亚论坛的启动,用以支持英国南亚基督徒的参与和事工。2013年的一人委员会(OnePeople Commission),用以加深英国各少数民族社区牧师之间的联系。自一人委员会启动之后,非洲、加勒比海地区、中国、韩国和伊朗的牧师们都有加入进来。2012年,聚集网络(GatherNetwork)成立。它是为了确定和促进英格兰地区各城镇的当地统一运动,促进事工上的团队合作。2016年,大使命中心(Great Commission hub)启动。该中心有200多种资源和视频见证,分享了人们如何走入信仰,对基督徒在传福音上进行启发和装备。

在执掌福音联盟期间,克利福德也见证了该组织总部从位于伦敦南部的肯宁顿(Kennington)搬迁至国王十字(King's Cross)。

在反思自己在福音联盟的时光时,克利福德称:“《约翰福音》17章,耶稣伟大的祷告词在我耳中回想。我们需要表达出‘合一’,因为‘叫世人可以信’是我们事工上的义务。对我而言,我们的标语说明了一切‘共同起来,让世人知晓耶稣’。”

“作为一名来自福音派社区一部分的教会领袖,我的妻子安(Ann)与我一直在经历挑战和丰富,体验到了福音派教会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也亲眼见识到了教会对社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有传言称教会已经结束了。但让我从自身经历中告诉你们:教会一直都是非常活跃并热情地服侍着耶稣的。”

福音联盟董事会主席、利物浦赞美神殿(Temple of Praise)的高级牧师塔尼·欧米德里(Tani Omideyi)博士发表评论称:“在担任总干事的十年中,史蒂夫所带来的一个改变实证为:与史蒂夫就任总干事时相比,今天的福音联盟在视听上大不相同。”

“在加深教会传统和种族背景的团结方面,他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为充满希望的未来福音派人士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础。在这段时间里,我很高兴能支持他。”

福音联盟理事会主席、南安普顿木条之下教会(Above Bar Church)的牧师兼团队负责人约翰·里斯布格尔(John Risbridger)表示:“史蒂夫是位交流建设者、勇敢的领导者和很多人的朋友。他领导着福音联盟,多次经历过信念、智慧和恩典的机遇和测试。”

“我们为他感谢上帝,也感谢他和安在过去十年里为福音派社区所带来的一切。”

福音联盟表示,将很快开始寻找克利福德先生的继任者。

....

热门资讯